下一篇:没有了潇湘鸽事风云录(14)__市鸽协换届选举前后[上篇]

鸟类传奇看人间百态

2019-08-29 07:31:15

鸟类传奇看人间百态

    有谁听说过一夫一妻制的鸟类传奇!在它王国里您准能找到,若不相信的话,且看那信鸽和鸠类、它们一旦自由结合,就会不离不弃终老一生。鸟类中那大雁更有情义,雌雄配偶向来是从一而终。不论是谁先死亡,落单的一只孤雁,到死也不会再找伴侣。还有丹顶鹤的情爱更是坚贞纯洁,一但配偶就一生一世,不离不弃。尽管其中一只不幸先走。剩下的那只绝不再择配偶。亦或绝食跟随而去。相比下,拥有思想的人类,情意竟如此淡薄卑微。但对赛鸽人养鸽比赛而言,他们是非常看重“强迫”婚姻的。自由结合是很难被赛鸽主人认同,它们的婚姻虽无法讲究民间古老婚俗:“父母之命媒妁之言”,但也都是秉承主子的好恶而定“终身”,如是“相濡以沫”与它们难以结缘。假如主子不从中横加操持,它们是能一夫一妻终老一生的,在鸟类中亦会被传为佳话。

    更鲜为人知的是,这属“鸽形目、鸠鸽科、鸟属鸽种”的鹁鸽,古今流传甚多传奇轶事,远在秦末“楚汉相争” 双鸽枯井救刘邦,成就了汉高祖五百年基业。据《畿辅通志》载:“楚汉之争时,项羽追杀刘邦至今河北石家庄之南,古真定府临城县。其境内有一枯井名曰‘鹁鸽井’,刘邦藏慝于枯井之中,楚军追至,见井围之上立有双鸽,以为井中无人而未搜寻,刘邦方得捡回一条性命,成就一番霸业”。又宋代养鸽以南迁为盛,民间御苑皆有畜之。靖康二年,康王赵构在应天府登基,建立南宋,为宋高宗。高宗爱鸽尤甚,宫内畜之无数,不思“靖康”之耻,朝暮以鸽为乐。有诗曰︰“万鸽飞翔绕帝都,朝昏收放费功夫。何如养取云边雁,沙漠能传二圣书”。可见鸽子上可娱帝君,下可乐庶民。

    而今时人,先以养鸽怡情,后以信鸽博彩为乐,继之一掷千、万金,信鸽己成兴家败舍之博彩工具。工棚博彩如棋局,彩资数千万之钜,令人瞠目。设局人将信鸽视如棋子,操纵于斗室其间,搅起暗流涌动,地暗天昏、又暗藏杀机。一块扫描板上生出好些个真假难辨的事端来。而今这己成司空掼见的事了。人啊人!想博重彩竟忘了设局人会“请君先入瓮。他勾魂般地棋招日新月异,继再缚而杀之。” 猛醒时,不觉已中了他的套子。于是:恼怒交加,口诛笔伐贬斥设局人,设局人讪笑曰:“已收腰囊之惠,骂骂又何妨。”堪赞这小小的鸽儿、亦有经天伟的之能、可调动千万赌资为人作嫁。虽《三言两拍》不载,也可算今古奇观。除此,斑鸠用情之钟亦如是,我们常见到的珠颈斑鸠,它们通常也为一夫一妻相偕一生。(清)孙枝蔚 《雨中鸠》诗曰:“日出东南隅,班鸠呼其妻”。足见其能长相厮守形影不离。

    在早些年春末,我的西向鸽舍中闯入了一只不速之客,是一只珍珠班鸠,非常漂亮,我不忍心伤害它,就把它放了。过没几天它又闯了进来,我正要放了它又迟疑了一下,看了看它那细杆子脚胫,决定给它带一只脚环再放它,今后好识别,于是我找到了一只铝制私环、溜溜地套在牠的蔴杆般的脚胫上,环径过大,一下又溜溜地退了出来。无奈,只好将铝环剪开套包在它的脚胫上,然后把它放飞了,并叮嘱它:“回去生儿育女吧,莫再来了”。不到半个月它又溜了进来,胆子也忒大了,以为真的不敢杀你么?我还是没有伤害它,在它的另一条脚胫上又加套了一只铝环,并用白色胶布缠好,并告诫说:“这是第三次了,记住,别再来了” 我轻握着它,当我平伸手掌让它飞走时,也不知为什么,它却迟迟不肯离去……。

    从这以后,我时不时仍能见到它带着一只无环母鸠,在鸽棚周边游走,觅寻一些残食粒,有时也在棚顶鸣叫。转眼又是夏末秋初,我的鸽舍中又进来两只斑鸠,竟是常见到的那只无环母鸠,还带来一只小鸠。这鸠婆子竞带着它的儿女来串门了。它看到我并不显惊慌,我仔细端详这只母鸠,它比那只双环公鸠体形要小些,脖子上的珍珠斑少些、而颜色显得浅些,拖着个长尾巴倒也苗条得很。我捉住了它,在它那细杆子脚胫上,包套上一个金黄色的开口铝环,并在它两边翅膀的羽毛上,用兰色油性笔涂上两块兰印记后将它放飞了。又将那只有些受惊的小鸠抓住,只在它的脑门上、顺势用笔画了一道兰色的粗线后,就将它放了,它们都没叫几声道谢就急怱怱地飞走了。

    就在那年冬天,下着大雪,在房顶的鸽棚外、又见到了那对佩环的斑鸠夫妻在雪地里觅食,真乃伉俪情深艰苦以共,稍远处还有两只,想必是它们的一双儿女。这寒天冷冻的做鸟儿也不容易,我抓了一小把玉米撒了过去,反把它们给惊飞了。咋的,在广扩天地里胆子倒变小啦!我想若蒲松龄再世,说不准会继《鸽异》之后、再续一篇《鸠异》。堪叹啊!人啊人!在那金钱肉慾绿酒灯红中,贪婪地卖官鬻爵,贪腐至极,并沉迷其中,忘却纲纪为何物,生出好些抛妻弃子、坑蒙拐骗的事端来,与这些鸟类相比,真乃禽兽不如。与中国的道德观念恪恪不入的那种“裸文化”流入,乃邪恶之源。道德沦丧乃国人之不幸。

    再说说那古老的婚俗,西村的王老汉,年青时婚配王朱氏,促成了一生的情缘。他们虽未经历过花前月下、海誓山盟,但“父母之命、媒妁之言”,使两颗陌生的心已相偕在一起了。虽说不上是两心相印,息息相通,但这一切又是那么自然,自然得从容而温馨。几经春秋风雨相伴无不蕴藏着真诚的情爱,仿佛人世间再也没有什么比这种古老的婚姻,能“相濡以沫、举案斉眉”了。 尽管是古老婚俗的结合,他们也曾有过青春的浪漫和激情。当然,随着岁月的艰辛,他们的“浪漫激情” 也会过早地随着岁月而流逝。人生多桀难,岁月本无常,一场灾难,老年失子之痛、王朱氏哭瞎了双眼。一生的沧桑就如那那脸上已爬满的深浅纹沟,王老汉贫贱相依不离不弃,当他十里长街执子之手也会感到心底的温馨。数十春秋,多少悲欢都己被委地成泥。静看那蹉跎岁月,往事成歌。他们的流年、喜能相濡以沫。堪叹时人不知珍惜,岂不知“相偕如水,时光中漫与相随,平淡而十分珍贵,亦是岁月里的佳酿,入口醇香四溢、也能醉人心菲”。




000) 強迫婚姻


00) 孩子都有了认命吧


1) 双鸽情缘


2)不速之客:载上铝私环回归吧!


3) 载上双铝私环快回去吧!


4) 啊唷,我又闯了进來了


5) 瞭望笼内漫步多悠闲!


6)放尔,为什么迟迟不肯离去?


7) 将这鸠婆子套上一只环放飞了


8) 放飞小斑鸠


9) 枯井救汉高祖-刘邦



10) 琴瑟


11) 和鸣


12) 大雁


13)邂逅红尘,不离不棄,是今生的情缘。


14)贫贱总相依,愿我如星卿如月,夜夜流光相皎洁。


15)十里长街,执子之手风雨同舟,相濡以沫


16)多少浮世清欢,都己委地成泥。岁月本无常,都是红尘羁客。
  

阅读(8238)|评论(0)

最新发表

最近读者

暂时没有评论!
关闭天都信鸽网

去我的手机站看看